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切地瓜

切地瓜

2018-10-26 11:00:47 来源:诸城新闻网

宋兆梅

 霜降前,明显有了冷意,天上的大雁更多了。 
  地瓜叶子一半变得枯黄,稍显绿意的,身上也带了一个个的小斑点。 
  队里先组织社员去“三夹子”地割地瓜秧子,以“沟”为单位,按人口分派。人口多的,分两沟或两沟半,人口少的分一沟或半沟。割下的秧子归社员所有,但是不能“连带”走地瓜。 
  “三夹子”地就在四队场的东边,隔着一条小水沟。小水沟的西边,是一眼很浅的水井,队里做粉条,就用这个井里的水,很甜。 
  地瓜沟上裂开一道道大纹,露出地瓜的半个“红”身子。有的地瓜从地瓜根上拱出来,上半身暴露无遗。有私心的社员,看到父亲和队长不在,在割秧子的时候,顺手就把暴露在外的地瓜带进秧子里;更有贪得无厌的,用手扒了地瓜,藏在秧子里。保管员宋金祥的父亲,70多岁了,还经常帮着庄里的人做窑匠活,人称“老窑九”。这个老人性格刚直,眼里进不得沙子,看不惯的事非要说出来,发现有人趁机藏地瓜,就说:“割秧子就是割秧子,你们怎么藏地瓜?” 
  宋金祥胆小,不让父亲多说,“老窑九”气得瞪了儿子一眼。 
  割完秧子,要把地瓜沟里的叶子搂回去,粉碎了喂猪。习惯小偷小摸的几个女人,扒了几个地瓜藏到了筐里。“老窑九”忍无可忍,把耙一扔:“你们也太不像话了!”宋金祥又制止父亲。 
  没想到“老窑九”几步转过水沟,跳进了场边的水井。 
  多亏天气干旱,井里没有多少水,众人抢救及时,老人才安然无恙。 
  老人跳井的镜头,我刻骨铭心,并以此规范自己。 
  割去秧子的地瓜地,过湿,可以风干几天。过湿,土壤含水量大,地瓜不宜收挝,也不易收藏。过干,就选一个大露的早上收挝。过干,地瓜易受伤害,也是不宜收挝的。 
  一般都是力气大、年轻的男劳力用大镢挝地瓜,身后的女劳力掰下地瓜柴子,几个妇女进行择选,去掉坏的、去掉地瓜根,装到大游筐里过秤。抬游筐的,是两个年纪偏大的男人。扶称的一般是队长,会计在一边写“条”,条上带户主的名字。 
  “挝”功好的,地瓜完整,很少出残。挝功一般的,残品很多,后边的妇女就会骂:“眼瞎了,不会好好挝。”若是正好分到她家,骂得更凶。遇到被水渍的地瓜,她有意不放进筐里,看看其他妇女不注意,朝前一扔,装得若无其事。队长有一双火眼金睛,他早就看到了,下次装筐的活,就不用这个妇女了,换做诚实的妇女来做。 
  这时,秋假早就结束了。孩子们放学回家是找不到父母的,三三两两的,都来地里找。孩子们来了,地里就热闹了。都抢着在地瓜堆上绑“条”子,但是,没有抢过我的,因为会计不放心他们。我绑好条子后,读一遍名字,读一遍斤数。那些干活的妇女记挂自己家的斤数,让我反复地去看,我就很烦她们。没事干的孩子,有的扑蚂蚱玩,有的采野花玩,有的吃小地瓜。二姐爱干活,早加入到择选地瓜的妇女行列,装地瓜去了。 
  等全部分完,就可以切地瓜了。白瓤地瓜没有留的,都全部切掉。若是黄瓤的,挑一些完整、光滑、破皮轻的,用小车或排子车运回家中,等着下井。 
  切地瓜有自制的“铡”子,一块长木板,中间带刀片。切时,带手套,大地瓜竖着切,小地瓜横着切。娘切地瓜,是个快手,也不坐座位,半蹲着,一晃就是一筐子。地瓜干不厚不薄,匀称好看。娘随手把地瓜干扬在空地上,我和妹妹掂着脚踩着空地,摆地瓜干。二哥有心眼,他手里拿一根棉槐条子,用条子拨拉。切好的地瓜干不能压摞,一是晒不干,二是容易腐烂。 
  二哥干活不专心,看到飞进来一个蚂蚱,扔了条子就去扑,好不容易摆好的瓜干又摞成一块,瓜干上还带了土,我气得恨不能给他一土坷垃。 
  地瓜地里晒不开的,就得去麦子地里。麦子刚露头,就被瓜干盖上了。地头上的野菊花,花瓣飞的到处都是。 
  太阳好的天气,第二天就得去地里把瓜干翻一遍,干得快。五六天的时间,瓜干彻底干了。先把大的,拾到筐里装进麻袋,吃一部分,卖一部分。地瓜干巴,另放着,多数粉碎了喂猪。不好的天气,三四天的时间就把地瓜干拾回家,晾晒到场塆里,干了打包。 
  这个季节,最怕下雨。晚上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大人喊叫:“快起来,快起来,要下雨了,去拾地瓜干子。”正是爱睡觉的年纪,此时被叫起来,真是难言的折磨。父亲推着车子,娘挑着筐,二姐拿着麻袋,二哥举着马灯,我和妹妹一骨碌一跌的,跟在后边。 
  锁门声,喊叫声,狗吠声,村子成了声的世界。 
  田野里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灯火。 
  父亲和娘在前边拾大的瓜干,大姐二姐拾地瓜干巴,二哥高举着马灯站在畦埂上,狗跟在二哥后边。忽听父亲一声大喝:“踩坏畦埂了!”我和妹妹才彻底醒过来。还没等拾完,雨就下起来。 
  跑回家,全身淋湿了。怎么睡的也记不清了。早上起来一看,鞋子上全是泥土。 
  雨,喜欢捉弄农民,下个不停了。停了的时候,脸也阴着。 
  没有办法,父亲组织社员在东大路上,家家“挂”地瓜干。竖三脚架,层层环绕铁丝。切好的地瓜,切口,挂在铁丝上。风来,地瓜干就干一层,十天左右,也就干了。 
  从路口一直延伸到东岭,全都是高高的三脚架,架上挂着无数片瓜干。假如我是画家,能勾画出当时的场景吗?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