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龙城舜韵 > 超然台重建亲历记

超然台重建亲历记

2021-08-27 15:05:26 来源:

    慕贤亭和抱柱联 
    刘正成题


    重修超然台记碑 孔繁礼文 刘正成书丹

  (上接8月20日诸城生活05版) 
  我首先把馆藏与苏轼和超然台相关的文物史料搜罗一遍。同时翻阅所有可以翻阅到的史料书籍,只要是与苏轼和密州文化相关的书籍论著,我都不会放过。不仅仅是文字史料,更重要的是可供陈列使用的形象史料和实物资料,这也是最让我费尽脑汁的地方。 
  为了征集到苏轼更多的史料信息,2008年的五月初,我正准备动身去四川眉山苏轼老家开展征集工作,结果因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没有成行。直到次年2009年的4月我才得以成行。 
  接到任务开始的几个月时间,我没有急于动笔,一直在找感觉。直到2008年5月,我才初拟了一个《超然台陈列布展总体设想》,主要就展线、分区等功能性做了一个大致可行性设计方案。并广泛征求了领导、专家意见。为下一步深化设计方案做准备。 
  承建超然台土建工程的是湖北大冶景苑园林仿古建筑公司。施工速度很快,2008年8月,土建工程已经主体封顶。开工以来,我经常跑到工地,一是熟悉内部空间,同时从展陈内容布局考虑及时对空间分割提出建议,尽可能地给展陈制造可利用空间格局。 
  这一个时期,我满脑子都是超然台内部空间形式和苏轼与密州等相关线索。一直反复琢磨,反复推敲。有空就查找相关资料,千方百计了解和掌握超然台的各方面信息、典故,几乎翻阅了所有与超然台和苏轼相关的文集。那些日子,苏轼与超然台成为我每天思考的问题。苏轼当年为什么要修建超然台?苏轼与超然台给诸城留下了哪些珍贵的财富?苏轼与密州,超然台与密州蕴含了哪些历史文化和遗迹?苏轼知密州期间在其一生中的历史地位等等,诸如此类。 
  记得有一次去北京对接“两馆一台”内装设计方案。为了查找苏轼和超然台相关资料,我独自去新华书店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快傍晚了,张健馆长电话催我快去吃饭的地方,说邀请了几位文化界老乡再交流一下,饭后要直接去首都机场。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把选好的书付了款,打了一出租车直奔吃饭地点。 
  2008年的北京真是一个堵车的年代。一开始我还没着急,可后来越发感到堵车严重,北京街上的车简直快比人还多,我乘坐的出租车很多时候停在那里走不动。那边电话又催,这下我真急了,但司机却不以为然地说:“晚高峰就这样,这在北京很正常,我们都习惯了。” 
  结果没有多远的路程,竟然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饭店。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基本吃完饭了,因为要赶飞机,我只好一边吃饭一边简单地与几位老师聊了聊有关苏轼文化方面的话题。心想虽然饭吃得不理想,但是能买到急需的资料比吃什么都舒坦。 
  经过一年多的紧张施工,超然台外观已经基本成型了。迫于时间紧急,内装施工队伍已经提前进场,超然台内部展陈工作刻不容缓。由于超然台展陈大纲一直还没有定稿,场地形式设计一直不能实质性展开,大家都感到了时间的紧迫。负责“两馆一台”内部展陈工程的设计队伍春节前就从北京派遣来诸城博物馆现场办公。 
  2009年对于诸城的文博事业无疑是一个极其不平凡的一年。博物馆,名人馆,超然台相继建设施工,内部展陈工作同时展开。我们称之为“两馆一台”工程。这是我自1982年从事博物馆陈列工作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展陈工作量,也是博物馆有史以来涉及文物内容最多,投入资金人力最大的一次展陈工作,几乎是建馆以来工作量的总和。诸城博物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考验。时间之紧迫,工作范围之广,技术含量之高,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一个时期,在文化局总体指挥下,博物馆所有业务人员全部上阵,甚至调用了局属兄弟单位人力,加班加点,分组行动,全面推进展陈工作有序进行,确保“两馆一台展陈如期完成。 
  我被安排具体负责博物馆、名人馆和超然台,即“两馆一台”工程的展陈业务工作。主要任务是根据陈列设计方案分解需要提供的陈列资料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把控展陈设计和施工制作的艺术效果与进度。 
  那些日子我们基本上没有了节假日和周末,大家都在超负荷状态。张健馆长抓总,负责调度协调全面工作,时常召集班子成员开会研究工程进度和各环节工作方案。千头万绪,多样复杂,需要商定的事情太多,白天都忙于各自分管的工作,只能利用晚上碰头商议,有时候经常开会到半夜。记得有一晚上开会到深夜两点,我忘记带宿舍楼院墙大门钥匙,敞不开门,又怕打扰正在熟睡中的家人,就没敢打电话,只好想办法爬墙过去进了楼院。心想,这小时候玩,练就的爬墙功夫没想到在“两馆一台”建设中用上了。 
  牛年春节刚过,我就来到了北京上地。承担诸城“两馆一台”展陈设计施工的清尚装饰工程集团就设在北京上地的硅谷亮城。这里地处北京北五环外,集中着北京高科技产业园区,很有现代化气氛,体现了北京未来科技的活力。近年来,北京清尚装饰工程集团在全国文博陈列工程享有出色的业绩。这次能有机会与之合作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根据安排,讲解员李言君,张文艳参与配合展陈工作,已经先期到达几天了。我们这次来京的任务是与具体负责项目的北京清尚集团吴诗中教授工作室的设计人员一起沟通深化“两馆一台”的全部陈列展览的展陈设计方案。 
  白天我们基本上靠在博物馆、名人馆陈列方案的内容和形式深化设计上。考虑到超然台内部展陈迫紧,只能把晚上时间利用起来了。这样每天晚上回到宾馆,我就开始起草撰写超然台陈列大纲方案。说实话,宾馆真的不是适合写东西的地方,什么资料也不在手头,全靠自己脑子和一个笔记本电脑,好在这一年多时间在家里做了大量的资料搜集和整理,脑子里装满了苏轼与超然台的相关信息。在这样工期催紧的情况下只好编撰设计一个粗略的展陈大纲,先提供乙方设计实施,然后再做深化设计。 
  超然台展陈的难点在于缺少与之相关的文物与史料。如何把苏轼与密州,苏轼与超然台文化内涵通过形象的视觉模式展现出来,是超然台陈列艺术设计把握的关键。 
  经过了十多个晚上的反复整理和推敲,就这样在北京上地的一家宾馆里,总算把超然台展陈大纲的大致轮廓设计勾勒出来。回来后又对大纲进行了突击性深化完善。 
  超然台陈列展览分三大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是《仰望超然台》。作为整个超然台展陈内容的引首。 
  观众沿东侧石阶登台,体会登高上台的感觉,转而跨入“超然胜境”垂花门,匾额由著名书法家沈鹏题写。再沿顺时针方向由南向北参观。首先浏览“慕贤亭”,匾额和抱柱联由著名书法家刘正成题写:“昨既见情怀岂独文章推国手;登台增景仰常留忠爱系人心。”感受苏轼登高望远,再现超然四望情景。每逢登台骋目,南可见马耳、常山时隐时现的烟景,北可见潍水不舍昼夜的急流,东可见相传有秦人避世的卢山,西可见巍峨如城郭的穆陵。 
  步入仰苏堂(苏公祠),膜拜苏文忠公,体验丙辰中秋大醉兼怀子由场景,感受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秋词意。 
  苏轼是一个满腹经纶,文学艺术高超并有着远大政治抱负和爱国之心的“谪仙”。他的一生是伴随北宋政治动荡不宁的一生,也是艺术成就彪炳史册的一生。苏轼在他的政治抱负与理想追求中充满了矛盾,又充满了激情! 
  苏轼因为与当权的变法者王安石等人政见不同,自求外放,辗转在各地为官。他曾经要求调任到离苏辙较近的地方为官,以求兄弟多多聚会。熙宁七年(1074),苏轼任知密州。 
  到密州后,这一愿望仍无法实现。公元1076年的丙辰中秋,苏轼与胞弟苏辙分别之后,已七年未得团聚。此刻,年逾不惑的苏轼面对一轮明月,心潮起伏。在与家人赏月席罢,余情未尽。又邀同僚好友至超然台上,通宵达旦,放怀畅饮。乘酒兴正酣,挥笔写下了这首名篇。 
  此词借中秋望月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思念。苏轼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亲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衬自己遗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 
  “明月几时有”的情感抒发是苏轼这一时期思想深处的写照,只有理解了这首冠绝千古的中秋词,才能读懂身处密州的苏轼。 
  观众沿导向继续参观,凭借城墙角楼,站在超然台上北望,视野开阔,俯瞰今朝密州,体味当年苏轼“———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之意境。这里也是试图让观众在展线过渡期间游兴不断,自然衔接。沿主展线由东角楼“冠绝古今”大门进入二层主展厅。匾额由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为超然台题字我受命专程去北京邀请书法名家,深得几位老先生支持。他们得知是为苏轼超然台题写匾额、门联,都非常兴奋,爽快应允。沈鹏老先生早早安排助理接待我;尤其是欧阳中石先生没等我到北京就提前写好了,令人感动,刘正成先生与苏轼是老乡,更是表达了对苏老崇敬的激动心情。不仅题写了匾额,楹联,还特意为孔繁礼撰写的700余字的《重修超然台记》书丹。这也体现了苏轼受人景仰的人格魅力历久不衰。 
  第二部分是《苏轼在密州》。这是超然台陈列展览的主题部分。二层,一层为布展主体。 
  观众沿东角楼至二层再至一层。《苏轼在密州》分“苏轼生平”“密州岁月”“文苑奇葩”“书法成就”“世人评说”“画说东坡”六个单元。通过丰富的文献图片展示了苏轼知密州期间为官一方的政绩和报国之情,以及苏轼在闲暇之余修葺北台、登高望远、以文会友、诗酒抒怀的豪放风韵。 

    2009年4月在四川眉山征集苏轼史料

    苏轼望月图    张耀明作

  (上接03版) 
  苏轼从杭州通判转知密州正值北宋实施王安石变法时期。在这个问题上苏轼与王安石有着不同的看法,他不苟同改革派其背离自然规律的强制措施,也不支持墨守成规的保守派思想。苏轼尊崇的是无为而治的黄老学说。这是一种不折腾、不虚夸的顺乎自然规律的务实发展观。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然而,苏轼的治政理念并没有得到朝廷的主流认可,不得已离开朝廷,离开了皇帝身边。失落的苏轼思想是复杂矛盾的,他既想摆脱这些困扰,超然自我,又难以抑制内心的情感。 
  苏轼一生,以崇尚儒学、讲究实务为主。但他也“龆龀好道”,中年以后,又曾表示过“归依佛僧”,是经常处在儒释道的纠葛当中的。每当挫折失意之际,则老庄思想上升,借以帮助自己解释穷通进退的困惑。熙宁四年(1071),他以开封府推官通判杭州,是为了权且避开汴京政争的漩涡。调知密州,虽说出于自愿,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地位。尽管当时“面貌加丰”,颇有一些旷达表现,也难以遮掩深藏内心的郁愤。 
  《礼记·曲礼上》云:“四十曰强,而仕。”“强”,指智深力强;“而仕”,指做官为政的好年龄。这原是对一般士子而说的,何况是对旷世英才的苏轼!他必然要表现出异样的才华。 
  苏轼知密州的官衔全称是:“朝奉郎、尚书祠部员外郎、直史馆、知密州军州事、骑都尉。”其官衔名称很长,这是北宋职官称谓的习惯,它包容了“职”(本职)、“阶”(品级)、“衔”(官阶等级)、“爵”(世袭爵位)、“勋”(勋官)等复杂名目。其中“知密州军州事”(军谓兵、州指民政,知州即太守)是苏轼受朝廷差遣的本职职务。而其他,如“朝奉郎”是正六品文阶官,表示他的“阶”(资历等级),“尚书祠部员外郎”(属礼部典祀官)是“衔”,“直史馆”(“直”同“值”。即“史馆”中工作的史官)是“兼衔”,“骑都尉”是武官名,属于“勋”。后面这些官衔,都只表明其身分资历,没有实权,用作装饰的虚名而已。苏轼的祖上皆系布衣,故无爵位可袭。 
  苏轼的一生,是诗人的一生,是艺术的一生,更是伴随政治凤云跌宕起伏的一生。苏轼在密州最突出的成就还是文学创作。他在这里共计写了230多篇诗、词、文。密州的山水风情滋润了苏轼,激发了苏轼无限的艺术灵感。他的诗词在这里创作风格一改柔弱婉约,形成气象恢宏的豪放派词风。他超然洒脱,风流倜傥的性格也影响了密州文化。 
  苏轼把有唐以来词的艺术美发展到了极致,也可以说是李白之后浪漫主义作品的高峰。诗人的想象力得到痛快淋漓的发挥,从天上的明月、宫阙,到人间的朱阁、绮户、生离死别、悲欢离合,都作了表达。这是与他弟弟苏辙唱合的一首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宋人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就是说这首词,是写中秋节怀念故友亲朋最好的一首,再也没人能超过他的。 
  来密州做知府是他第一次出任一把手。对于饱受排挤的苏轼来说,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完全释放自我思想情感的空间。密州虽然不如杭州盛名,也是一个不小的施政空间。 
  苏轼为官一方造福了密州百姓。他体贴民情,率先士卒,祈雨灭蝗,兴修水利,治盗救婴,处处为民办事。他时常诫勉自己:“永愧此邦人,芒刺在肤肌”!苏轼这种对人民谦恭自愧似芒刺肤肌的心绪,得到了密州百姓的爱戴,也得到了朝廷的认可。我们从历代名人志士对苏轼知密州所做的业绩评赞中可见一斑。明万历年间黄祯在《重修常山雩泉记》里高度赞扬了苏轼祈雨常山为百姓谋福利的精神:“山川不以人遇不遇而兴云雨;君子不以人知不知而敦道德。”密州百姓爱戴苏轼这位父母官,苏轼也对密州父老产生了感情,他在离开密州前往徐州上任时,写了一首《留别雩泉》,叙说了对雩泉、对密州的眷恋: 
  举酒属雩泉,白发日夜新。 
  何时泉中天,复照泉上人。 
  二年饮泉水,鱼鸟亦相亲。 
  还将弄泉手,遮日向西秦。 
  这一时期是苏轼思想主观最活跃阶段,他的诗词创作风格一改柔弱婉约,形成气象恢宏的豪放派词风。他梦想成真自己的治政理念,也想为朝廷施展自己的能力。尽管其弟苏辙借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之意,为其北台命名超然台,尽管苏轼远离朝廷来到密州,蕴藏在骨子里的政治抱负始终左右着他,他的主张虽然没有得到皇帝认可,但他为国效劳不坠青云的雄心壮志还在,因而才会“老夫聊发少年狂……”,“西北望,射天狼”正表达了他这一想法。他矛盾的主观意念一直没有消退,这一情感终于在丙辰中秋之夜得到喷发,“……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这首中秋词,正是此种宦途险恶体验的升华与总结。“大醉”遣怀是主,“兼怀子由”是辅。对于一贯秉持“尊主泽民”节操的作者来说,手足分离和私情,比起廷忧边患的国势来说,毕竟属于次要的伦理负荷。此点在题序中并有深微的提示。 
  苏轼在密州完成的这几首词,已经超越了一个普通诗人、词人所抒发的诗情画意,他是在用心推敲。与其说是在填词,不如说是在动心动情地揭示人生,揭示宇宙。他是把自己的亲身遭遇和亲眼目睹与时空的变换加以再认识,放情放意。给人以力量,充满了浪漫和豪放。这就是在密州的苏轼。 
  第三部分是《超然台石刻》。 
  超然台在苏轼身后也曾几经重修,但这并不妨碍文人雅士前来凭吊。千百年来,历代文人骚客登临古台,仰望苏东坡先生,有的还留下了为人传诵不衰的诗文。这些人中,名声成就堪与苏轼相比的,要数蒲松龄。蒲松龄于清康熙十一年(1672)在东游崂山的途中绕道诸城,游览了超然台。此时距苏轼建台时间已垂六百载,蒲翁见到的也是一座荒台。不过他没有唏嘘感叹,而是沉浸在对先哲的钦敬向往之中。这从他在此作的《超然台》诗中可以看出来:“插天特出超然台,游子登临逸兴开。浊酒尽随乌有化,新诗端向大苏裁。峨嵋新月樽前照,马耳云烟醉后来。学士风流贤邑宰,令人凭吊自徘徊。”想象丰富的蒲松龄,完全可以还原出当年超然台的光景。他也想到了月亮,月照超然台,那是最有诗意的一幕。 
  超然台石刻是诸城历史上历代文人墨客登临超然台留下的文辞赞赋石刻。台上石刻,历经沧桑。据不完全统计,有修台记、赋、跋、诗、像、竹等石刻50余方。在873年的岁月中,多有遗失与复刻。原建台时,苏轼之《超然台记》、苏辙之《超然台赋》等,均刻石置于台上,还有苏轼手书“超然台”三个大字刻石嵌于台前。十年之后的元丰八年(1085),苏轼赴登州任途经密州时,登台寻旧,诸多刻石尚完好无损。后来苏轼经乌台诗案,备受入狱、流放之苦,又加上朝代的变更,宋、金、元的混战,超然台石刻也受到了极大损坏。民国三十七年(1948),因战事拆除城墙及超然台时,上述石刻大部分被埋入城壕,部分石刻为群众取走作建房用。诸城博物馆建立后,经多方搜集,仅收回6件刻石,其它皆无下落。 
  令人欣慰的事,为了再现超然台石刻的艺术风采,市政府拨专款,依据诸城博物馆藏孤本清《超然台石刻》拓片按原大复制了五十五块刻石陈列于一层西侧。 
  从北京回来后,我就把超然台陈列大纲方案初稿提交上级汇报,得到同意后,交由北京清尚集团进行形式设计施工。 
  由于时间紧迫,展陈施工队伍于2009年3月下旬,未等土建完工就提前正式进场。而陈列大纲我还在不断完善之中,更多的细节处理都是在施工进行过程中逐步深化完善的。 
  根据安排,为了丰富和完善超然台展陈内容,带着诸多问题,我与时任市政协文史委主任王振全和清尚集团负责超然台展陈形式设计的赵工乘机飞到了苏轼老家四川眉山。眉山市政协文史委领导和三苏博物馆的王国荣馆长接待了我们,我们说明来意是为苏轼超然台陈列深化补充相关资料和内容后,得到了眉山方面的热情接待和全力支持。 
  苏轼老家的四川人就是豪爽,休闲。谈工作直接在一个公园附近的茶室,轻松愉快,十分惬意。 
  诸城市政协文史委王振全主任首先介绍了诸城市委、市政府关于重建超然台和苏轼纪念馆的总体精神。随后,我把重建后的超然台具体形式和内部苏轼文化展览的具体思路与眉山诸位专家领导做了概要陈述,同时,也提出了这次来眉山三苏博物馆的具体资料内容征集方向。三苏博物馆王国荣馆长在详细听取我们的情况介绍后,即可安排负责展陈资料的徐丽主任与我们沟通,并提出了具体解决方案。 
  晚上,三苏博物馆安排了欢迎酒会,时任眉山市政协主席苏灿出面,并邀请了眉山多位研究苏轼文化的专家、作家、诗人坐陪。席间,气氛热烈,大家激情朗诵苏轼在密州所作诗词,体现了苏轼家乡人对他极其艺术的敬仰和爱慕之情。 
  眉山三苏博物馆与诸城博物馆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早在二十年前三苏博物馆的专家就来过诸城博物馆了解和征集苏轼相关资料,受到了我馆热情接待,并提供了苏轼砚洗的展览复制品。时任眉山苏东坡博物馆馆长、东坡画院院长、眉山地区美协主席、著名画家周华君先生,亲自带队,参观了诸城博物馆,并欣然挥笔为诸城博物馆作画留念,建立了互通有无的合作关系。 
  这一次,我们也是迫在眉睫,急需苏轼陈列的相关资料,得到了同样热情支持,提供了丰富的相关资料,填补了超然台陈列实物资料匮乏的不足。这又一次说明博物馆之间的横向学术交流和协作是何等重要。 
  苏轼在密州的岁月是其政治理念越发成熟,超然洒脱,艺术创作转型豪放抒情的时期。我在陈列构思上选取了几个亮点加以表现。 
  一是苏轼率民众灭蝗场景画,以表现苏轼初来密州就深入农田,体恤百姓生活的务实作风。 
  苏轼之所以深受密州百姓爱戴,就是因为苏轼每到一地方任职,始终把关乎百姓生存和生活幸福指数放在第一位,这就是密州百姓心中的优秀父母官。

    《画说东坡》之苏母教子    邹明画


  (上接4版) 
  二是苏轼密州出猎大型半景画,以苏轼密州出猎为情景营造了苏轼满腔热血报国之情。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时年四十岁的苏轼,其“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的理想抱负,被压抑在心底,时而迸发出壮志不已的感慨。十月,祭常山回,与同官会猎,收获颇多,激发了内心的报国热情,写下他第一首豪情满怀、渴望报效国家的豪放壮词《江城子·密州出猎》。词中那“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威武气势,那“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的心高胆壮而不服老的开阔胸襟,使他一气呵成地抒发了他“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边廷立功的雄心。 
  苏轼深受儒家民本思想的影响,历来勤政爱民,每至一处,都颇有政绩,为百姓所拥戴。密州时期,他的生活依旧是寂寞和失意的,郁积既久,喷发愈烈。苏轼正值盛年,不应言老,却自称“老夫”,又言“聊发”,与“少年”二字形成强烈反差,形象地透射出内心郁积的情绪。北宋仁宗、神宗时代,国力不振,国势羸弱,时常受到辽国和西夏的侵扰。苏轼由出猎联想到国事,联想到自己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处境,不禁以西汉魏尚自况,希望朝廷能派遣冯唐一样的使臣,前来召自己回朝,得到朝廷的信任和重用。内心充满一展抱负,杀敌报国,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 
  半景画设计是吴诗中、姜浩生。承担半景画绘制任务的是清尚集团邀请的著名油画家,山东艺术学院曲志刚、宋齐鸣教授。他们有着丰富的创作经验,多次深入到常山附近实地考察、写生,搜取素材,并购置北宋风格服饰雇人做模特饰演画面情景,创作态度极其认真严谨,确保了作品主题内容的准确性和高超的画面艺术效果。 
  置景艺术家谢江、周祖荣先生为了使前景与画面吻合,专程前往常山附近观察体验黄茅岗一带溪水山坡形态,并寻找合适的石头、树枝和茅草装点处理,使得半景画气势恢宏,生动逼真,成为超然台展陈又一处参观亮点。 
  三是《东坡足迹游》互动体验。 
  苏轼一生性情奔放,命运坎坷。由于政见不与苟同,常受人排挤陷害,曾几次遭贬流放。苏轼前后去过二十多个地方任职。所到之处都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设计这样一个互动情景,也是让观众能够全方位立体地了解苏轼及其不平凡的一生。 
  三是超然台石刻复原陈列。 
  超然台留下来的石刻艺术记录了后人对苏轼和他的超然台的仰慕。能够将这些石刻复制陈列无疑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经过方案论证,最终由山东省博物馆考证并监制复制,依据诸城博物馆藏原拓,五十五块石刻按原大原材料复制成功。选材考究,制作精美,复原了昔日石刻之风貌。 
  四是丙辰中秋苏轼大醉作《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场景。 
  这个场景设在露台建筑仰苏堂(苏公祠)内。通过复制和图文形式让观众感受苏轼丙辰中秋之夜醉书《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情景。2018年市里决定对超然台部分内容进行改陈提升,我又受命重新对这一场景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做了总体设计。这次设计在原来的基础上结合形象艺术形式,全方位复原再现当时场景,采用高科技同步动画演示表现手法,配背景音乐和大幅中国画《明月几时有》,模拟苏轼中秋大醉,吟诵水调歌头,奋笔疾书的整个过程。场面逼真,情景交融,让观众身临其境,穿越到了千年前的北宋密州时空,与苏轼对话,与明月相望,与超然共鸣! 
  五是《画说东坡》百米长卷。 
  在最初的超然台陈列的总体思路上,我是这样考虑的,要全面立体展现苏轼,不能仅局限于密州,要把苏轼靓丽辉煌的一生全方位呈现出来,作为苏轼在密州陈列主题的辅助表现内容。那么用什么方式能完成这个想法又成为一个难题。没有相关资料和实物,也没有照片,怎么办? 
  我带着这个问题与吴诗中教授和他的设计团队反复琢磨陈列空间的总体布局发现,《苏轼在密州》主题部分沿南墙走线可以完成。最终,我们考虑把整个北墙采用连环壁画形式展示。我根据这个方案即刻搜集资料编撰了创作脚本。分生平典故、轶闻传说、密州故事、宦海生涯、艺术成就、世人评说等六大部分36幅故事画面,将苏轼一生大事和重要节点串联而成,取题《画说东坡》。这样既丰富了苏轼陈列内容,又充分利用了展陈空间,使得整个超然台陈列内容丰满厚重,更加完整。近百米长度的表现苏轼的大型壁画这在全国也是唯一的,特别是主持展陈设计施工的清尚集团邀请清华美院多位实力派画家联合创作绘制完成,也使其成为超然台陈列的又一大亮点! 
  著名画家、深圳大学美术教授邹明先生,是其中主创之一。为了更为准确地表现作品内容,我曾专程去北京在他的工作室与之交流创作思路,因为作品尺幅太大,他租用了一家厂房。他的绘画技法也很有自己的独到处理手法,创作非常认真,他曾多次来诸城实地采风搜集素材。因为是36幅大幅作品组合需要互相衔接,难度很大。为了确保上墙艺术效果,作品完成后,邹明教授亲自到现场安排装裱形式。这种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非常令人感动。这也是超然台展陈每个环节之所以制作精美的不可或缺的原因。 
  另外在背景音乐的处理上,我们也动了脑筋。为了更好地营造一个与苏轼在密州相和谐的参观气氛,我选取了王菲演唱的《明月几时有》做背景音乐。王菲低沉舒缓的歌声陪伴着观众在展厅内四处飘荡:“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在历经九个世纪多的风雨沧桑之后,我们虔诚地聆听着苏轼最美好的心声和祝愿。 
  超然台展陈大纲确定后立刻投入设计施工,因工程紧迫,很多地方都是在施工过程中不断补充完善的。这也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和技术难度,根据领导安排,我作为艺术监制必须紧跟工程随时深化内容和艺术设计,随时调整和增加超然台和苏轼与密州的相关资料,不断与设计人员协商修改展陈方案。很多地方一时考虑不成熟,我立刻叫停,重新组织素材,重新考虑构思,经常为了一个地方的表现处理绞尽脑汁,甚至展开争论,尽可能避免失误和遗憾,达到展陈内容与艺术表现的完美统一。 
  任何时候展陈艺术质量都是第一位的。博物馆展陈尤其是像超然台《苏轼在密州》这类基本陈列,属于长久性展览,工期固然需要加快,但如果展陈存在内容与形式问题,再快也是无意义的。 
  超然台展陈工程由清华美院的北京清尚装饰工程集团吴诗中工作室主持设计施工。这个展陈队伍一直活跃在全国各地博物馆展览工程中,具有强大的学术支持,也有一流的美术创作力量。我们之间配合默契,合作非常愉快。在吴诗中教授学术精神的影响下,他们态度严谨,自我要求严格,总是能准确地把展陈大纲的理念和想法付诸于实际,凭借多年的施工制作经验,把超然台陈列工程作为艺术品进行设计施工。其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值得称赞!这也是超然台工程能达到最终完美的有力保障。 
  从2007年底到2009年末,历时两年,超然台终于完成了外部建筑和内部展陈工作,于2010年1月28日正式开放与观众见面了!这是诸城人民期盼已久的喜事,是诸城精神文化生活的一件大事。 
  超然台的重建与开放,重现了诸城千年古台文化景象,延续了密州历史文化,再现了苏轼文化在诸城的辉煌,丰富了东坡文化的研究,提升了诸城历史文化含量。这是诸城历史文化的骄傲,这是当代文化旅游生活的需要,这是历史的需要。我作为一名文博工作者能有幸参与超然台重建工作,亲历超然台的重新回归过程,无疑是一次值得记忆的经历。这个工程必将载入诸城历史史册。同时,她也将随着新的考古发现和苏轼文化进一步的研究成果而得到不断的提升和完善。 
  (作者系诸城博物馆原副馆长、副研究馆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备案号:鲁ICP备2021025553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地址:诸城市和平街173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