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龙城舜韵 > 大蒜往事

大蒜往事

2021-08-30 10:12:18 来源:

刘景森


  入伏那天,按照我们诸城当地习俗是要吃凉面的。晚上,我早早地凉好了一盆白开水,用黄瓜丝儿汆了蛋卤子,把下好的面条放在凉白开里拔凉,再盛到碗里,把卤子浇在面里,我还特意捣了半碗蒜泥,盛上一勺,搅在面中。我对蒜味面情有独钟,吸溜声中,想起了童年时娘做的手擀面。 
  大蒜是山东三辣(葱、姜、蒜)之一。吃肉包,就蒜瓣;吃素包,就蒜瓣;炒茼蒿、炒黄瓜时,焅油要加蒜末;做羊肉,加蒜瓣;蒸鱼煮鱼,加蒜瓣。似乎少了大蒜,任何佳肴美馔都会黯然失色。记得小时候,我闹肚子,母亲在大锅底下点一把柴禾,把蒜烧熟,让我吃,肚子居然神奇地被治愈了。很多年后的某个夏夜,和同学一起吃烤串时,又重温了烤蒜的糯糯甜香。 
  诸城人管水饺叫餶飵。调馅、和面、擀皮、从包成到下锅、出锅,一盖垫热气腾腾的餶飵被端上餐桌,此时此刻,人们不忘在盖垫上给蒜泥留出一席之地,用筷子夹一个水饺,轻轻蘸一下蒜泥,那种饺子的肉馅香夹杂着一丝蒜香、醋香,美美吃一口,人生立即达到了巅峰。 
  诸城烧肉是当地特色名吃,烧肉店遍布大街小巷。在过去,家家户户过年时都要烤烧肉。买一套猪下货,清洗干净、放在八印锅中加水、盐、姜葱八角等大火煮熟,捞出,控干水分,然后把猪头、猪心、猪肠等一干下货放在箅子上,箅子下撒上适量红(白)糖,慢火烘烤,肉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小院,挑一块红红亮亮的猪头肉,切上一盘,夹一块,蘸上蒜泥,狠狠地咬一口,油滋滋的,肥而不腻,一种幸福感传遍周身。 
  吃水饺,蘸蒜泥;吃烧肉,蘸蒜泥。于是,那种蒜臼捣蒜的有节奏声响,在我的眼中,俨然就是油盐酱醋的温馨,就是真真切切的烟火人生。 
  我更喜欢母亲腌的糖醋蒜。 
  每年十月,父母总是在家前的小菜园里秧上几畦大蒜,次年五六月左右,那畦红皮蒜早早成熟,这是专门用来腌糖醋蒜的品种。出蒜后,母亲把蒜头用剪子铰下来,放在大盆中用水浸泡,然后,父母一起细细剥掉蒜的外皮,仅余里面的一层嫩皮,再反复洗净,浸泡半天,捞出控干,放入坛子,倒入适量酱油、醋和绵白糖,加上适量的凉开水,以淹没蒜头为宜,将坛子盖上盖子密封好,两周左右就可食用。饭点,盛一碗糖醋蒜,轻轻剥开一头,咬上一瓣,甜、脆、嫩、爽,去腻而开胃,若是再炒上一碟花生米,父亲和我小酌的酒肴就算备齐了。 
  这几年,母亲查出糖尿病,腌蒜时不再加糖,但每次都不忘单独给我腌上满满一坛加糖的,让我带回城里享用。 
  作为山东人,对于大蒜的深情,不逊于川湘人对辣椒的感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口吃蒜,痛快,过瘾,大汗淋漓;吃一口母亲腌的糖醋蒜,感觉一股妈妈的味道和淡淡的乡愁袭来,想起连甜蒜都无福消受的母亲,不禁泪眼婆娑。 
  (作者系潍坊市作协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备案号:鲁ICP备2021025553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地址:诸城市和平街173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